且让我们拥抱彼此的微温

你坚信自我是发展中的自我,跟过去、现在无关。然而在校道上疾走时却满眼都是自己过去的影像、所有年份的影像重叠交错,或停或走,或独或伴,或喜或悲,或思或二……要么是功力不够,要么就是我理解错了萨特。

  • 1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 哟
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呀
你为什么还不到来 哟嗬

老周又在法理课上念叨《敖包相会》的歌词忽悠学生了。

大三,重听老周的课,两年前觉得老周好牛,两年后发现他竟还在用两年前的老梗,课件不变就算了,故事没变就算了,连段子居然都一个没变。

比如,他成立爪哇王国,号召我们选他作国王,要求“选民可分派别且必有对立派别”、“派别之间可自由流动且必有自由流动”,以诠释“民主”之义。

又比如,他又成立爪哇王国,自己跑去毓秀湖偷鱼,号召我们投票把他投死,以解读“民主之暴”。

他给我们作严格的思想试验,今天假设我们生活在物资稀缺之“自然状态”,我们基于对战争之恐惧相互订立契约,成立国家;明天又让我们生活在物资完备之自然状态,我们受自然法支配而心存理性,自愿订立契约,成立国家。

这就是伟大的利维坦的诞生,用更尊敬的方式来说,这就是活的上帝的诞生。

国家之诞生被喻为创世般的奇迹。

他给我们设计朗富勒的“洞穴奇案”:几名探险家被埋地下通道,数日后饥饿难耐,一致同意以抽签方式吃掉同伴,获救后剩下的人被送上法庭,该如何判决?五名法官中两名支持判刑两名支持无罪一名表示弃权,裁判理由各自不同且深刻,我们该如何作出选择?

他给我们看《朗读者》,关注汉娜因服从命令困死囚犯而被送上战后纳粹审判庭,引出“恶法亦法”与“恶法非法”之争,从拉德布鲁赫“法律应遵循其背后更高的正义”,到朗富勒“法律应遵从其内在道德”,从而认可“既有法律的不法”。从哈特划时代意义的“法律与道德之分离命题”、“承认法律的不完美,在此基础上审慎地做出选择”,再到大西洋彼岸的德沃金再度坚持“法律与道德不可分”而向哈特发起长达数十年的“天人之战”……我们感叹法律不完美之现实,感慨法学家对制度之思考,感激法学界对现世之深刻关怀。

历史之重,仪式之重,律法之重。“不自由,毋宁死。”“为了正义,哪怕天崩地裂。”“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形同虚设。”……耳濡目染,句句箴言自此不绝于耳。七年过去,在老周的忽悠下,从此坠入法学之门。

  • 2

二〇一五年十月,备考CPA最焦灼的时期。

甩开书笔随手点开一张碟,想起几年前给朋友送了张《疯狂约会美丽都》,嘱附他“里面的音乐很好听”,也不知他看了没。片中一曲莫扎特Kv427配着汹涌巨浪之背景,磅礴大气,听得眉头紧锁心无他物,备考紧张之余听这首简直……糟糕至极。当初花二十块巨款在老肖课上买的这张碟,送给朋友竟全无反馈,简直要学老肖一般“咬牙切齿”。

老肖的课挺火,两三百人的大教室,去晚了只能坐到最后几排。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觉他面容消瘦,背个双肩包,二三十岁左右,掏出台便携CD播放器,稍作整顿课堂纪律后就开始放音乐。后来听说老肖已经四十多,才知双肩包就是不老神器。

老肖极其讨厌课堂杂音,刚开学就说:“我希望你们都选我的课保证我的奶粉钱,但我希望你们都不要来,因为吵。”学生真有被他气走的,一次他听到学生似乎在“谈情说爱”,停下音乐指着后排的情侣斥责,男生听后拉着女友摔门就走,老肖气得发指但又无可奈何,只好骂几句粗口自暴自弃继续上课。听说近日老肖向学生下跪,也是只求学生不要再发出声音。

没杂音他就惬意了,一首坂本龙一的“铁道员”,一支拉赫玛尼诺夫的“练声曲”,他能“感动得双腿发软”;要是再来一段《父与女》配着“多瑙河之波”,一首《摇摆巴赫》里 Bobby McFerrin 跟莱比锡观众合唱的圣咏,他能感动落泪。

老肖每年都办民谣CD音乐会,说是“送给毕业生的情书”。报告厅场地不大,学生和毕业生不够地方坐,但愿意靠在门口,或两人挤一张椅子,或到舞台后边围着老肖席地而坐。老肖拉上门,关上灯,自顾自的放民谣,拉家常,瞎吐槽,还要秀他女儿肖静好的成长视频。

三年前的音乐会最后,我们在伸手不见五指只见老肖的音乐厅合唱红河谷、梵高先生,合唱龙的传人、闪亮的日子、友谊地久天长,音乐之长存之物在漆黑的大厅回荡,我们感受共鸣的美好,体味时间的静谧,我们在音乐中留下印迹,生命已不虚此行。

毕业将至,离别在即。想起老肖在一篇日志中写道:“多年以后,我还会记得一起听音乐、看电影、吃饭、做游戏的学生饶星、胡兴建、张华夏、孙文文……莫成哲……俨然成了曾经在西政听音乐的名人堂……”我也会记得老肖给我考卷打过的98分、请我吃过的卤肉饭、送过给我的最后两张CD,以及跟我在爬绝望坡时聊过的那些音乐故事。

追寻缪斯衣香鬓影的寂寞冬之旅中,且让我们拥抱彼此的微温。

  • 3

重庆七年,终于熬到毕业。我跟所有朋友都说我极为厌恶这座城,雨雾连绵的天气、油腻粗糙的饮食、拥堵不便的交通,以及学院敷衍了事的研究生教育。

但真实的心情并不是这样。毕业同门聚餐上我给老邓敬酒说,三年前我还能给您写封邮件侃侃而谈我对研究生生活的期待,现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唯有感激。

大学一半的记忆被考试占据。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寒风萧瑟排长队抢图书馆,七点开门那瞬间张开长臂抵挡身后的年轻人朝五楼狂奔,直到有一天冲到五楼时气没接上我就想算了算了不跟年轻人争了;暑假开始前收集各学院的考表后到各教室蹲点,监考老师一说交卷就又跟一大波年轻人真刀真枪的抢座位,感受过还差一米就抢到耳边突然飞来一本书准准砸在眼前空座时的苦闷。最苦的日子,成为了大学最充实的回忆。

考试之余最难忘的还是读书。本科屯下了大批书单,研二课不多,骑车下山推车上山乐此不疲来回图书馆,把曾经欠下的债一本本清掉。聆听过笛卡尔的谆谆教诲,漫步过尼采偶像的黄昏;体味过休谟“我们不可能认识这个世界”的震撼,感受过康德“对知识作出限定,从而为信仰留出地盘”的使命……一年的读书历程成为大学数年生活的点睛之笔,受益终生。

另一半记忆自然留给基友们。临走前跟小白、木木吃了顿火锅,小白还是聪明伶俐定不下性取向,木木还是说不通普通话但这回有女票帮他说了。

以前的故事是必然的谈资,学生会跟小白四人的雪月风花,S师兄性取向不明的感情秘史,那些年跟木木刷过的手机,半夜里耗子洞吃过的宵夜。四年前在怡苑互道祝福,司考必过;一年后再聚怡苑话别,常回来看看。学生会换届聚餐喝醉去给主席师姐敬酒表白明明她男朋友就在旁边;本科毕业聚餐不小心坐错了桌喝得烂醉被木木、好哥搀回去路上一边飙泪一边喊我不想毕业;研究生最后一顿饭也撑到最后发表感言说我三年前舍不得的是人而这三年后舍不得的不只是人还有这个学校……吃不尽的老火锅,道不完的围炉夜话,是他们勾勒了我大学的映像,是他们印刻了我的永恒记忆。

本以为七年的记忆到此为止,我却在这时光交替之际偶遇了我的挚爱。人与人之间的相遇相识没有必然的因,你会为特别的人偶然出现而惊喜不已,这奇妙的际遇给我的毕业泼下浓墨一笔,也仿佛在敦促我尽早收拾过去,展望未来。

万般不舍终有一别,就如本科最后一盘三国杀,虽仍有精力可再战三百回合,但仍将局终人散,幡然惊醒,已各奔东西。

既已放下,当应努力工作,卯足力气面对新的阶段。回望故地,唯愿母校光辉永驻,愿西政情怀长存吾心,愿朋友们一切顺利。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