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昨天说到张悬(现在改名了吧,我也不熟悉,就保留曾经的称呼吧),我以前从来不听,而现在心里常常会响起她几首歌的旋律。

去年的一个晚上,我在恤孤院路游走,情绪有些失控,我的眼睛是你的眼睛,我的呼吸是你的呼吸,我的自我被割裂,我丧失了自我。

直到今天,我的生活习惯,我看待世界的方式,仍带有你的影子。

我逐渐意识到,我被割裂的自我,植入了新的元素,这些元素将我这一块灵魂补上,我的自我已被改造。

我在变得更好。

也希望你一切都好。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