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认知

1.

自我可以是思考,你思考着,你思考着你的思考,你无法证伪你正在思考。你思考着,所以你的自我存在着。

自我可以是记忆,不是思考着的心灵,而是心灵中的一个特定部分。你记住了过去,自我就是你所能记住的形象。

自我不一定是既存的,不一定为你所经验的事实所确定,而可能会在你对这些事实的解释与选择中浮现。自我是你希望成为的自我,不是你与生俱来的灵魂,而是你行动与思想的产物;自我是创造的自我,是完满的自我,你永远不可能实现完满,你永远为着完满而努力。“人首先是存在,与自己相遇,在世界中涌现,然后才是确定自我。开始时,它是虚无。”自我,是一个始终未完成的过程,是你对事实的超越。

自我不一定只有一个,没有一个人是纯粹的个体,每一个“我”都是非常复杂的世界、一个微型的星空、一个由无数杂乱的可能性组成的聚合体。你所定义的本质的自我,可能根本不存在。

思考、记忆、选择、多重性……不论通过何种方式,你都对自我的存在确信无疑。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对自我的定义都只是在你心中形成的“知觉”(perception),是你不同的印象(impression)与观念(idea)组成的集合。你触碰到的冷或热、明或暗,你体味到的爱或恨、喜或忧,你思考、你回忆、你选择……无一不是你的知觉。由此,你所能触及到的,仅仅是你的知觉;你不可能穿透知觉观察到所谓本源的事物,也不可能观察到一个没有知觉的自己。

于是,前面对自我的定义,可能都是错误的。

2.

你的心灵与身体之间是什么关系?

心灵与身体相互作用,身体作用于心灵,心灵反作用于身体?

心灵与身体互不相干,由“先定和谐”(pre-established harmony)将心灵与身体协调一致?

心灵根本不存在,存在的只是身体物质化的活动过程?

身体根本不存在,身体的活动过程不过是心中的知觉?

心灵与身体实质上是同一概念?

……

心灵可以是存在的,爱好、厌恶、冲动、欲望、信念……都是你不易否认的心灵表现形式,但它们可能并不神秘,它们可被解释为以某种方式去行动的模式或倾向。描述你的心理活动,是在预言你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心理活动的存在是肯定的,但它们并不被藏于一个称之为“心灵”的神秘之所,而是被置于一个行动者完全可见的身体之中。

心灵与身体也可能是同一概念,心理事件与身体活动过程的区别,仅仅源于你使用了两种不同的语言进行描述。将来有一天,你可能逐渐抛弃描述心理事件的语言,而开始对描述身体活动过程的语言习以为常。

心灵也可能仅仅是身体中的某些功能,这些功能完全可以用身体物质以外的东西复制出来,观察近年来人工智能的发展,Alpha Go在几次对决中的碾压级表现,你身体里最神秘的部分——大脑——也许并不必然有任何特殊之处。

将心灵归于身体中的某些功能,设想将来的人工智能复制你的心灵特征,是不容质疑的发展趋势。但这仍然免不了让你产生最初的疑问:有没有哪些本质性的心灵部分,在较长的时间内仍然是宇宙中的未解之谜题,并不这么容易被复制?

然而,仅将身体作为与心灵相对应的唯一概念,未免过于狭隘了。“人类补完计划”中,莉莉斯消灭了所有人的身体,将所有人的灵魂回归莉莉斯,每个人的心灵原来仅是莉莉斯的一部分。抛去神话的成分,探讨心灵之最终归属,是否可以扩展到一个群体、一个社会、整个人类,甚至整个宇宙?

3.

你能够直接的、无可置疑的了解自己的思想与心灵,可你如何知道,除你以外,他也有类似的思想与心灵?

有一种方法是“类比”,他拥有与你相似的身体,拥有相似的面容与形态,既然你对自己的身体活动与心理活动之间存在关联不加质疑,那么你就可以从他的身体活动中推导出他的心理活动,他也有类似的思想与心灵。

但是,如果你面前站着一个人工智能产品,如Samantha,如草薙素子少佐,她也有着与你相似的面容与形态,她也能在相同场合按既定的程序做出与你接近一致的身体活动,你能否否认她具有与你类似的思想与心灵?

你如何检验你的“类比”?你可能错在哪里?

你可能错在你自认为最不可能出错的第一个前提,即你可以直接的、无可置疑的了解自己的心灵。你的知觉是你全部经验的中心,而“自我”,至今为止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你如果不能对“自我”确信不疑,又如何超出你自己去确认他人思想与心灵之存在?

4.

你关于自我的观念使你倾向于认为,你真正的、本质的或本真的自我仅为你自己所独有,在这一范畴中,“他人”是次要的。

 Press.one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