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多

热情……热情……克利斯朵夫对奥多满腔的热情,只因奥多对他一时的敬仰与表达,克利斯朵夫即如逢知己,“亲切的挽着奥多的手臂,告诉他自己的计划,感到说不出的快乐。”

“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愿意的。”

“我的灵魂!为什么你为了我爱你,就说感激的话呢?我不是告诉你,没有认识你之前我是怎样的忧郁怎样的孤独么?你的友谊对我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昨天我是幸福了,幸福了!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念着你的信,快活得哭了。是的,你别怀疑,我们的相识是命运决定的:它要我们结为朋友,做一些大事业。朋友这个字多甜蜜!哪里想得到我竟会有个朋友的?噢!你不会离开我的罢?你对我是永远忠实的罢?永远!永远!……一块儿长大,一块儿工作,我把我音乐的奇想,把在我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古怪东西,你把你的智慧与惊人的才学,共同合作,那才美呢!你知道的事情真多!我从来没见过象你这样聪明的人。有时候我很着急:觉得不够资格做你的朋友。你这样高尚,这样有本领,居然肯爱我这样一个俗物,我真是感激不尽!……啊,不!我刚才说过不应该提到感激两字!朋友之间谈不到恩德。我是不受人家施舍的!我们相爱,我们就是平等的。我恨不得早些看到你!好罢,你不愿意我上你家里去,我就不去,虽然我不太明白你干么要这样谨慎;——可是你比我聪明,你一定不会错的……”

他的英俊,他的智慧,他的见识,只在初识交心那一瞬便激励着克利斯朵夫坚持前行,血液在克利斯朵夫体内滚烫般翻腾,别的光明都为之默然失色……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