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导言”

最近读书很着急,拿到书就想直接进正文,目录、前言、导言这些部分感觉不太重要,看不看都行。这几天过年回家,翻出一本以前没读完的《古代法》,几年前觉得它晦涩难懂,翻译又差,读得非常痛苦,没过几页就放弃了。今天翻开“导言”,想着或许可以尝试读一下,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这篇导言由Carleton Kemp Allen教授于1931年写就,内容主要是对《古代法》及梅因本人学术观点的总结与批评。文中对《古代法》几个重要观点作了评析,揭示了本书在英国法律文献中的重要地位,还提及并评析了多名与本书观点相关或相左的法学家,总结得当,批评深刻有力,使我们读者能对全书内容有初步了解。一篇导言写到这样的水平,可以算是很好的完成了它的使命。

可在文末,作者还提到:“读者在开始阅读本书之前,最好先熟读一段文字,即从‘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研究过有关人法(Law of Persons)的各个部分’开始往后的几页,并且先要把本书开头主要的五章内容所依据的要旨牢记在心中。这几页中的最后一句话,便是全部英国法律文献中最为著名的‘进步社会的运动,到此处为止,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这部分中,导言作者在尝试直接为我们读者指明一条理解本书的重要路径,还强调要“熟读”、“牢记在心中”……一种偶遇名师指点的收获感不禁油然而生。

于是,迫不及待地在书中搜索,在正文第五章末尾找到了导言作者所提及的部分,概括得出的内容为:(1)各国的民法,在其最初出现时,是一个宗法主权的“地美士第”(Themistes),即使进步到“习惯或法典化条文”(Customs or Codified Texts)的状态,它的拘束力也只涉及各“家族”而不是“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议会的立法和法院的审判只能涉及家族首长,至于家族中的每一个个人,其行为准则是家族之法律,以“家父”为立法者。由于“人”的一切关系都是被概括在“家族”关系之中,“个人”之间相互发生联系的形式,是“身份”(Status)。一切形式的“身份”都起源于古代属于“家族”所有的权力和特权。(2)随着社会与法律的进步【原文表述为:随着拟制(Fictions)、衡平(Equity)和立法(Legislation)这些法律改变之媒介(agents of legal change)依次在原始制度中发生作用】,大量的财产以及“个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逐渐由家庭审判庭移转至公共法院的管辖权之内。家族依附的特征逐渐消灭,“个人”的权利义务逐渐得到重视。“个人”逐渐代替“家族”成为民事法律所考虑的单位对象。用以代替传统“家族”内部各种权利义务关系之形式的新生事物,是“契约”(Contract)。“个人”之间的关系逐渐脱离“身份”的束缚,而转向由“个人”之间的自由合意产生。(3)所有进步社会的运动,到此处为止,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a movement from Status to Contract)。

读完这部分内容,按照导言作者的意思,对全书内容已经可以把握一个完整而精确的线索,一定能够大幅提高阅读效率(虽然并不能改变翻译很烂的事实)。

导言什么的,以后还是得多重视一下。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