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

周二与杨律师去乌鲁木齐。

赶早上8点半的飞机,带着重感冒很糟糕,想着还是跟不熟的老板同行,心里压力更大。

出发前杨律师问我有没有带执行委托书,我说没有,压力更大,很早就到了机场,后悔没有先回所里拿。

Image

但我也相信杨律师能镇住这个场子,能解决问题。

五个半小时的飞机,一路头晕,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去思考能帮杨律师做点啥,不能犯错。

中午2点下飞机,原计划是直接去法院,但法院2点正好休息——新疆公务员是10点上班,2点休息,4点-8点再上班,于是先回酒店。

路上太阳很毒辣,司机说,新疆哪儿热了,我老家在西安,那才叫热……

Image

回到酒店,稍作休息后直奔法院。

Image

杨律师说法官有些偏袒对方,有可能会遇到障碍,所以才说如果没带委托书会很危险。

见到法官,得知明天(8月22日)是维族的大假,连休五天,我们此前都不了解,要是晚一天来……

法官果然很不耐烦,指使我去帮他去楼下花120块钱买信封,回来我正要把收据递给他,被杨律师拦住——我似乎差点犯错,然后法官再也没跟我们提起这120块钱的事儿。

除了这点磕绊,办事还算顺利,下午8点半回到酒店。

下午8点53分的乌鲁木齐,仍是天明。

Image

出行前坤坤建议我跟杨律师说让自己多待一天,他说杨律师肯定会同意的,但刘老师已经在催我回去了,重感冒,我也没有玩的心情。

第二天早上7点半的乌鲁木齐,天已经亮了。

Image

在去机场的路上,我跟昕姐说,我到了乌鲁木齐,但马上就要走了。

她很惊讶,这话说的……我简直感动到哭……

Image

半年前才来过,仿佛就如昨天……

Image

万般不舍也是无奈,留个念想。

有昕姐,有半年前留下的感动,这个念想会有极大的动力。

再会,一定会再会。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